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转载】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水彩人生)  

2016-02-28 04:55:52|  分类: 中国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附图)

2006年09月04日 08:25:36 作者: 周老师

 

 

摘要:丁绍光先生美术作品特有风格的实现,直接依赖于他所纯熟运用的那一整套丰富且极具个性色彩的艺术语汇。丁绍光的作品之所以能在不同文化圈的受体中得到广泛的审美认同,不仅在于他对形式美的刻意追求,而且更在于他对“执两用中”这一美学理念矢志不渝的自觉奉行。

关键词: 丁绍光  艺术语汇  美学理念   

从艺术表现形式上看,丁绍光先生美术作品特有风格的实现,直接依赖于他所纯熟运用的那一整套丰富且极具个性色彩的艺术语汇。

这一语汇的最基本单位,是“线”和“色”。丁先生运用线条和色彩的能力令人拍案称奇:以纤秀缠绵、柔和流畅、圆润绵长的“游丝描”为基本音素,丁先生纵心所欲地勾勒出了他所需要的任何一种音节和语调;以朴素、率真的单纯或仅凭细微差到而呈现出万种风情变化的“平涂”为基本语素,丁先生出神入化地烘染出了他认为有必要运用的任何一种语流和语境。

在充当这一语汇骨架、具有“母题”意味的基本词汇中,最重要、最核心的主词或曰“关键词”, 便是被作者视为阴柔之美天然载体的年轻女性。丁先生摒弃了《仕女图》之类背后男性中山的狭小眼界,怀着对柔美的服膺,以几近崇仰的视角,展开了他对美的诗意搜寻。

——丁先生笔下的女性,总是那样恬静、宁和,温柔中若隐若现地笼罩着几分淡淡的忧郁;即或她们心底正涌动着激情的狂澜,这激情的表相,也总是最终趋向那博大的虔诚和无尽的祈盼。

——丁先生作品中的女性造型,几乎一律是细长的脖颈、细长的腰肢、细长的手臂,以及细长的手、细长的足、细长的眉和细长的眼;她们的头或低垂或高仰或偏侧,除个别例外,绝大多数形象的双眼都是低垂的(即使在题为《野性的眼》这件作品中,那内心充满躁动的女猎手,其双眼也还是低垂着) 。在丁先生笔下,这些颀长、苗条、轻盈、洁净的造型,似乎早已超脱了性别的羁绊,羽化为阴柔之美直接的、令人赏心悦目的感性符号。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 - renzhongsu -   任中苏指书艺术  (野性的眼)

 

装饰化、图案化、概括化、程式化,可以说是这一语汇最鲜明的语法特点。凭借对这些语法手段的匠心独运,丁先生成功地克服了视觉器官自身的“缺陷”,突破了由于物体前后重叠遮挡而造成的“障碍”, 以无所不在的视点,对美进行着“全息”式的透视扫描,并将不同层面上美的立体深度,色彩斑斓地迭印在了同一个广度的同一个平面上,从而以简捷凝练的方式,将对象完整的美以及自己对美的完整感受,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是的,这的确是一套严整的,内涵丰富的,打着画家个人印记而又与阴柔美同构的形式美语汇。正是对这一语汇的纯熟运用,丁先生的作品,才有可能实现它那柔而不弱、媚而不俗、细而不腻、轻而不浮、平而不板、和而不同以及其它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的特有风格。

丁先生极其讲求形式技巧,但他决不是平庸的、匠气十足的“唯技巧主义”者。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在不同文化圈和不同文化层面的受体中得到广泛的审美认同,不仅在于他的创作对形式美的刻意追求,而且更在于他对“执两用中”这一美学理念矢志不渝的自觉奉行。

读丁先生的画,最最令人味之无极的,便是“执两用中”精神的无所不在,——从细节到局部到整体,从“珍珠”到“丝线”到以线穿珠组成的“项链”, 在在显示着“执其两端,致其中和”这一充满东方智慧的美学理念,以及这一理念既古老又新鲜的统摄人心的魅力。

丁先生在作品中,始终坚持以母语发言,这映射着他对自己民族传统的尊重的自信;但同时,你又不难在他的作品中发现许多“外来语”的成份。只是由于这些成份的引进,并未导致其艺术语言非驴非马的“洋泾浜”化,所以,人们在他的作品中听到的,仍然是他的母语,一种既熟悉又新颖的、由于开放且汲取了新的营养而焕发着勃勃生机的母语。这里,东、西文化的冲突淡化了,模仿与抒情、写实与写意、再现与表现等两极间的对立,让位给了双方的相互制约、相互补充、相互涵化及其由此最终达成的相互统一。

丁先生是很注重师古、师洋和师法自然的。在丁先生的作品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国画的传统,看出他与张光宇先生的师承关系 (“绍光”一名,是否有“继承光字”的意思?或许是巧合吧,《说文》对“绍”字的解释,恰恰是“继也”);而且可以看到西洋的画法,看到工艺制作的技法,——看到油画、水粉画 ( 例如《秋叶》、《敦煌壁画》之背景) 的味道,看到版画 (例如使用典型的版画阴刻法对女性头发发丝进行细致描绘) 、漆画 (例如《休憩》) 和蜡染(例如《吹笛》之背景)的效果等等。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 - renzhongsu -   任中苏指书艺术  (秋叶)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 - renzhongsu -   任中苏指书艺术  (敦煌壁画)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 - renzhongsu -   任中苏指书艺术  (吹笛)

 

但是,无论是师承还是借鉴,这一切都并未阻滞丁先生所热衷的创新实践:散点透视与定点透视同在,写实与变形共处,平涂法与叠色法并驾,硬笔与软笔齐驱;在线条勾勒出的轮廓中,某些特定部位不露声色地接受着素描的修饰,在大块平涂的本色包围下,某些局部上的光源色和背景色在大有深意地闪烁。也许,这些技法中的每一种,发明权都不属于丁先生;但多种技法的合理配置,本身就昭示了一种创新精神;而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丁先生并不满足于将这一切处理成拼盘式的大杂烩,而是首先把自己同化于各种美的形式,然后再根据其美学理念,将这些形式得心应心地排列组合为统一的美。故此,在丁先生的作品中,你虽然可以有意识地去分辨出不同的音阶和音色,但你最终欣赏到的,却是一曲令人忘却了音阶和音色的、统一和谐的美妙乐章。

    丁先生的作品,在贯彻诸多重要美术法则方面,都为我们提供了“执两用中”、“趋中致和”的成功范例。比如,在《遥远的梦》中,沉浸于遐想中的女孩与她那随风飘逸的秀发,在《回声》和《波音》中,沉思的少女,驻足远眺的苗家姑娘,与背景中奋翮高翔的鸟群、仙鹤,一下子就把“动”与“静”相辅相成的关系及其由此产生的韵律展示了出来;在《和谐》中,满纸流淌的曲线与略略斜置于画面中的竖琴绷紧的琴弦,则对“刚柔相济”作出了令人信服的形象阐释;在《美人鱼》中,以纵横曲直的密线群刻画的水纹,与勾勒三女性的简约空灵的线条,悄悄诉说着“疏”与“密”如何在对立统一中构成美的诀窍;在用色方面,丁先生的作品则一再告诉我们,不仅色度差不大的同类色可以达成单纯的和谐,而且冷色与暖色以至反差强烈的对比色(例如红色与绿色),通过诸如协调色块面积比例等整合性处理,同样可以达成和谐,而且是达成一种更为复杂厚实的和谐。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 - renzhongsu -   任中苏指书艺术  (遥远的梦)

 

丁绍光先生的艺术语汇与美学理念 - renzhongsu -   任中苏指书艺术  (美人鱼)

    这里,特别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丁先生的作品对主、从形象的对比处理,尤其值得玩味。在这些作品中,女性毫无例外地充当着“主形象”,而其它景物则作为背景属于“从形象”;在有的作品中,为了突出女性的裸露部分,衣饰等等也退居到了“从形象”的位置上。有趣的是,在描画这些“从形象”时,丁先生在线和色的运用上,往往施以繁笔和实笔,从远近背景到身上服饰,颜色都是那么实实在在,刻画得都是那么细腻入微以至于达到精雕细琢的地步;而在描写“主形象”——女性,特别是女性裸露的部分时,丁先生却偏偏在线和色上使用了简笔和虚笔。在线条的运用上,除发丝是繁笔外,人物的整个面部表达得十分简约,甚至连鼻翼都被略去了;在用色上,除对脸部眼影和嘴唇稍作强调外,其它部分几乎一概使用淡彩,即使某些作品运用了素描手法来表现裸露部位的明暗、光源色和背景色,但与色彩浓烈的景物、服饰对比,它们也都早已经由淡化的过滤而显得影影绰绰了。在所有我们看来最需要突出的部位,作者却似乎偏要惜墨如金。——这里,丁先生充分展示了他运用辩证法驾驭繁简虚实关系的本领:为了弥补平面化造成的纵深感缺失,作为一种代偿,画面的背景、服饰等“从形象”,在线条和色彩上就需要更加丰富、更加绚丽、更加厚重;而当这种丰富、绚丽和厚重充满画面时,为了使“主形象”更为突出、更加夺目,就只有反过来走简约的路子。这种以繁以实刻画“从形象”、以简以虚刻画“主形象”的手法,决非意在制造形式上的“突破”故弄玄虚,而是为着更有效地借助强大的视觉冲击力来凸现美的主题。事实上作品所达到的客观效果也正是如此,此种手法的运用,恰恰使“主形象”在一片丰富、绚丽、厚重的堆砌中,成了整个画面中最为秀美、最为皎洁和最能抓住人们视线的“高光点”:面对画幅,你的全部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到了那最美的“主词”上,你的心与作者的心一下子便得到了沟通。这时,“繁”“简”“虚”“实”等概念都不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你与作者对于美的强烈共鸣。

    最后,我们想在这里再讲几句也许不算多余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说,丁绍光先生已经获得了成功;但是,“成功”从来就是相对的。艺无止境,丁先生脚下的路还应该很长很长。能够以心灵创造美的,只能是在寻求美的旅途中颠沛前行的跋涉者。这一点,丁先生的体会应当比一般人要深刻得多。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丁先生决不会放弃自己对美的苦恋般的追求,陷入自我复制的泥潭;我们更有理由满怀信心地期待丁先生,在今后的日子里,能为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世界,不断奉献出更多更新更美的艺术珍品。

                                         

 

参考文献:

[1]丁绍光画册[M].日本:NHK出版社,1995.

[2]丁绍光作品集[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1998.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